我国流通产业区域非均衡发展测度

作者:王素超; 刊名:商业经济研究 上传者:高伟

【摘要】本文利用层次分析法,在定量建构包含12个二级指标的商贸流通业竞争力指标的基础上,将该指标与赫芬达尔指数与H统计量进行了互补性对比分析,并通过省级面板数据计算了我国1998-2016年省际流通产业竞争力水平。研究表明,我国区域内的流通产业竞争力总体呈现上升趋势,而区域间流通产业发展差异大致呈现"U"型特征,即区域间的差异先减后增,区域间差异最小的时间点为2011年。

全文阅读

区域流通产业竞争力水平的实证测度(一)流通产业发展水平的指标体系设计第一种方法是“流通力”方法,“流通力”这一概念是从流通产业的生产力出发,对应制造业的生产力概念,这一指标的定量方法中,往往将流通产业的经济效益放于首位,刘士芳(2016)认为,“流通力”有效的衡量了区域内产业的核心竞争力,但无法剥离该区域经济基础造成的产业效率差异,王智庆(2016)的研究指出,迄今为止,“流通力”方法在概念定义和定量测度上均无法达成一致。第二种方法主要基于流通产业现代化水平上。这一方法是中国流通业分析的独有方法,但由于流通产业现代化的内涵尚不明晰,对于这一指标的测度仍是众说纷纭,尚未形成统一标准。霍卫华和胡玉坤(2016)从比较分析的角度出发,衡量我国流通产业与国际流通产业的现代化距离,并将其正则化,进而形成了流通产业的发展衡量指标;杨建和宋冬梅(2016)的研究中则采用了模糊综合评价法的方法,采用了包含4个层面,20个基础指标的评价框架,分析了中国各区域流通产业的现代化水平。在流通产业现代化分析层面,结构性指标与差异性指标均有一定代表性,尚不能说明何种方法更具优势。第三种方法主要测度了各区域流通产业的竞争力,进而反映该区域流通产业的发展水平。根据迈克尔·波特(Michael Porter)的竞争战略理论,反馈产业发展现状的最佳方法就是测度该企业现有竞争力,并首次将竞争力分析从地理层面引入产业层面,形成了极具代表性的产业竞争模型。盛亚和郑书莉(2016)的研究中认为,商贸流通业的竞争力需要综合考虑企业当下表现出来的综合实力和发展潜力,并采用勒纳垄断势力值反馈了不同区域的产业竞争力水平;陈文刚(2016)更为细致的构建了包含结构竞争力、基础竞争力、效益竞争力及成长竞争力在内的多因素竞争力模型。同时亦有学者将这一模型应用于区域非均衡性分析之中,陈文玲(2016)通过定量模型和聚类分析研究了我国不同省份的竞争力差异,其研究表明,我国东部城市流通产业竞争力相对较高,发展水平普遍优于中西部城市,这一情况与经济发展水平相一致。纵观上述商贸流通业发展衡量方法,竞争力水平指标体系的理论基础更具内涵,本文基于竞争发展理论体系,拟从商贸流通业环境竞争力、商贸流通业发展竞争力和商贸流通业潜在竞争力三个方面来构建商贸流通业竞争力指数体系,本文根据已有研究中的相关内容,纳入了包含12个基础代表性指标的指标评价体系,如表1所示。(二)指标拟合方法的确定由于主成分分析法在商贸流通业的指标测度上可能会因为统计口径偏差,出现指标间的结构性偏差,故本文采用层次分析法(AHP)来确定各个基础指标的权重。技术指标权重首先需要把判定矩阵按不同列进行归一化处理:(1)归一化处理各列后的判定矩阵,再将其按不同行进行相加:(2)表1商贸流通业竞争力指标体系对公式(2)中的向量进行归一化进行归一化处理:(3)归一化结束后,还需要对判定矩阵的最大特征根进行计算:(4)式(4)中, (AW)i代表AW的第i个分量,上述基础指标在实证测试前必须进行无量纲化处理以满足实证测度需求,根据层级系数除以对应特征值根的平方根,得到系数权重。同时由于部分基础指标可能为负值,本文进行了正向化处理。利用上述拟合方法可以确定指标X1~X12 的权重分别为0.0741、0.0712、0.0804、0.0963、0.0720、0.0792、0.1098、0.0709、0.0844、0.1066、0.0938、0.880。再采用逐级加权求和方法得到各省份流通产业竞争力指标,其计算公式为:(5)式(5)中,D即为流通产业竞争力指标,用以反馈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