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级台民生新闻可持续发展之路的思考

作者:陈滨潮 刊名:中国传媒科技 上传者:李伟

【摘要】当前电视民生新闻的发展已经到了一个关键节点,正处在十字路口:要么大踏步前进,要么停滞倒退。如何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通过不断尝试、不断创新,使电视民生新闻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观众面前,是值得广大电视工作者思考的重要课题。

全文阅读

212 中国传媒科技 /2013/01/下 Journalism and publishing 新闻与出版 1 引 言电视民生新闻的特点是依靠本土化生存,区域色彩浓重,具有一定的地域性。以《南京零距离》为代表的民生新闻自“闪亮登场”以来,全国各地的地方电视台竞相效仿,发展迅速。民生新闻经过十几年孕育,现在到了关键的节点上:是不断创新前行,还是抱残守缺被淘汰?作为身处行业之内的工作者,伏案提笔,将近年来对民生新闻的观察与思考赋予笔端,以供广大电视工作者一起探讨我们曾经引以为傲的民生新闻可持续发展之路。 2 当前地方台民生新闻浮出水面的瑕疵 2.1 节目品质和格调降低,娱乐化倾向趋于严重 生活在基层的广大老百姓是民生新闻得以持续发展的基本“养料”,是民生新闻壮大的“富矿”,在确保获得高收视率和占据较高市场份的“商业化” 面前,民生新闻自觉或不自觉的向商业化、娱乐化方向靠拢。为了吸引民众的眼球,有不少民生新闻变成了“花边新闻”,一些严肃的社会问题被“娱乐” 了,所谓的“平民文化大餐”与民生新闻所倡导的社会批判相去甚远,变成了“不靠谱”的刻意表演。最典型的莫过于因“干露露骂人”事件引发的广电总局对江苏教育电视台停播整顿的处理,该台此前于2012年11月24日录制竞猜节目《棒棒棒》时,违反国家有关宣传管理规定,擅自变更节目设置范围,大量播出非教育教学节目,致使恶言丑行在网上传播,造成的社会影响极为恶劣。虽然竞猜节目非民生新闻,但电视制作 者刻意的“娱乐性”已经渗透到了电视的不少领域。这是一个值得我们深思的重要课题。尽管民生新闻娱乐化倾向在地方台新闻界有一定市场,但笔者认为这绝不是民生新闻发展的必然方向。 2.2 热衷琐事,止于表层,缺乏报道深度 民生新闻以其简单明了及快速平面的报道风格深得老百姓的喜爱。但民生新闻热衷于琐事,止于表层,缺乏深度的报道方式又显得过于肤浅。譬如一次意外交通事故、职能部门的个别乱收费、弱势群体的遭遇、邻里矛盾、宠物丢失等等,诸如此类,都被放大后作为民生新闻加以报道。“过于琐碎与表面,其实是一种‘琐闻’传播”[1]。在“琐闻”现场,记者更像是一个电影导演旁边的“场记”,记录着闹剧的出场顺序,或者不胜其烦的就事论事,少于对事件的剖析及追问,更谈不上新闻深度的挖掘及升华到理性层面的评判,留给受众的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当新闻被包装成一种娱乐形式时,它就不可避免地起到了蒙蔽作用。[2]” 其实,当我们静下心透过现象看本质的时候,你会发现在这些看似“琐闻”题材的“本质”后面包含着更严肃更深刻的话题:譬如涉及到公共道德、公共意识、社会心理等社会问题层面。也许你会说,这是社会学家研究的领域,与新闻工作者没有太大太多关系,但笔者想说的是,新闻工作者不正是“真、善、美”的传播者,同时又是“假、丑、恶”的揭露者吗?遗憾的是,尽管民生新闻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和探索,对于事件的简单描摹,止于事件表层的新闻比 比皆是,而真正具有理性剖析和深刻报道的新闻却少之又少。 2.3 同质化倾向严重,造成受众的 视觉疲劳 地方台民生新闻的关键词是“本地”,这就极大的限制了本地区单位时间内的新闻总量,地域的限制和人口总量的限制,就好比台湾地区和整个大陆地区新闻总量的差距。在台湾,一个小猫小狗走失了,十几家电视台在一天内能滚动报道十几次,在大陆网民网上留言看来,这纯粹是无厘头的新闻报道,居然要耗费那么多公共资源,无法理解。同样,地方台为争夺收视率,同一地区不同的民生新闻栏目重叠、类同,电视观众在不同民生新闻栏目中会看到一个内容相近、画面似曾相识的新闻报道,看来“抄袭”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