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科研视阈里的高职院校可持续发展动力

作者:蒋云尔;赵龙祥;陈曙娟 刊名:江苏经贸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上传者:宗相军

【摘要】教育大众化趋势为高职院校提供了发展机遇,然而高职院校要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站稳脚跟、获得可持续发展,必须通过科研活动探索内涵式发展和特色办学道路。与普通高校相比,科研至今仍是高职院校的软肋。高职院校应当重新认识科研的定位和功能,将科研提升为中心工作,以科研培养高水平师资队伍、提高品牌竞争力。

全文阅读

高等教育(包括高职教育)发展水平是国家决胜未来的关键因素。当前,占据我国高等教育半壁江山的高职教育进入以质量提升为核心的内涵发展阶段,这对作为高职院校可持续发展动力的科研提出了新命题。按照人本位的价值取向,高职教育的根本所在是以重视教师的价值、个性发展为抓手,以提高学生的内涵、外延素质为导向,更好地实现高职教育的可持续发展。当前,高职院校的利益与师生的个体利益正呈现出良性互动局面,高职院校普遍以人才培养为主要任务,将“校企合作、工学结合”人才培养模式改革、双师型队伍建设等作为工作重点,高职院校教师的企业实践能力和教学能力得到锻炼,为企业一线培养了大量优秀人才。然而,与其他类型高校相比,高职院校教师科研能力偏低,科研成果偏少,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高职院校的可持续发展。对科研功能和定位的认识不够充分,导致高职院校科研领域的萧瑟(不可否认,高职院校在科研上也取得一些成果,但相对于普通高等院校而言仍显得较为萧瑟)。一言以蔽之,科研是高职院校实现以人为本的全面可持续发展的核心因素。一、科研作为高职院校可持续发展动力的内涵目前,我国高级应用型技术人才严重短缺,高职教育恰逢良好机遇,高职院校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我国从事职业教育研究的专家学者,在借鉴西方先进职业技术教育理论的基础上,构建了较完善的理论系统。正是以先进的办学理念为引导,以一定的科研成果为基础,高职教育才得以迅速发展。一流的科研水平,造就一流的师资力量;一流的师资力量,造就一流的品牌竞争力;一流的品牌竞争力,造就开阔的可持续发展空间。因此,科研作为高职院校可持续发展动力的内涵,可以从两个方面进行解读。(一)以科研培养高水平师资队伍,进而为高职院校可持续发展提供动力我国20世纪最伟大的教育家之一梅贻琦先生曾说:“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大学教育实践证实了这句话的含金量,“大师”的确是大学(包括高职院校)的立足之本,是高等教育(包括高职教育)事业大厦的顶梁柱。诚然从“大师”们的成长足迹可以清晰地看出他们无一例外都走过了漫长的科研之路,他们在实践基础之上提炼出的教育理论成了人类文化的珍贵遗产,他们的教育事业通过科研成果而得到继承和发展。反之,若“大师”们由于耽于教育实践而疏忽理论研究,那么将没有记载他们智慧结晶的著作流传于世,一切都早已湮没于历史长河。德国之所以能够成为职业技术教育强国,是由于裴斯泰洛奇、赫尔巴特、第斯多惠、凯兴斯泰纳等一代又一代教育家坚持不懈的努力。裴斯泰洛奇的教育名著《林哈德和葛笃德》尽管从形式上而言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学术论著,然而由于充分表达了作者的教育倾向和理想,至今给人们很大启迪;赫尔巴特的代表作《普通教育学》被公认为第一部具有科学体系的教育学著作,其本人因之被尊为“现代教育学之父”;第斯多惠热衷于推广裴斯泰洛齐的教学思想,先后发表四百多篇讨论各种教育问题的论文,并出版了《德国教师教育指南》《教育年鉴》等著作;凯兴斯泰纳著作等身,形成了独特的教育体系,他通过《德意志青少年的公民教育》《学校组织的根本问题》《国家公民教育的概念》《劳作学校要义》《性格与性格教育》等著作表达的“劳作学校”理论推动了20世纪初德国职业教育发展。英国和德国一样有着悠久的职业教育历史,教育家、思想家辈出。洛克的《教育漫话》、斯宾塞的《教育论》、欧文的《新社会观》等科研硕果在英国职业教育史上形成了一座座丰碑,推动了职业教育和社会经济的进步。当然我国高职教育史上也不乏“大师”级人物,例如,职业教育的开创者黄炎培一生致力于职业教育,不仅在实践上而且在理论上都有建树,《中华职业教育社宣言》《中国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