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I、对外贸易与辽宁省经济增长

作者:杨础瑞;罗明; 刊名:中国商论 上传者:宗大伟

【摘要】科学吸引和利用外资并充分发挥其对经济的带动作用,有助于实现经济高速高质量发展。作为东北地区经济总量最大的省份和唯一拥有海岸线的省份,辽宁省在新一轮东北振兴和我国新一轮改革开放进程中的地位不言而喻。本文通过协整检验和格兰杰检验得出,FDI确实能够促进辽宁省GDP的增长,但GDP增长对FDI的再吸引作用明显不足。在新一轮改革开放的进程中,辽宁省应当加快基础设施建设,优化人才环境,逐步完善人才政策,实现经济更大的发展。

全文阅读

####据商务部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全年实际使用外资1349.7亿美元,引资规模创历史新高。在2018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中央对我国未来经济形势首次提出了“变中有忧”的判断。当前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国际形势上又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单纯依靠传统的粗放型发展方式已经无法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也无法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作为东北地区经济总量最大的省份和唯一拥有海岸线的省份,辽宁省在新一轮东北振兴和我国新一轮改革开放进程中的地位不言而喻。引进外资和对外贸易为辽宁省乃至整个东北地区的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本文将试图探索引进外资、对外贸易与辽宁经济发展的关系,从而为新时代辽宁发展和新一轮东北振兴提出政策建议。1文献综述国内外关于引进对外直接外资(F o r e i g n D i r e c tInvestment,FDI)、进出口贸易和经济增长的关系的研究已经比较丰富。一方面,有学者针对FDI对经济增长效应进行研究。DeGreorio(1992)对12个拉美国家的样板数据进行实证分析,结果得出FDI与经济增长正相关。江锦凡(2004)使用经济增长模型对中国的FDI与GDP进行实证研究,得出中国1%的GDP增长中来源于FDI的贡献率为19.3%。曹晓祎和申玉伟(2018)使用VAR模型在序列的基础上进行经济增长和FDI两个变量的动态计量分析,证实FDI对经济增长等方面有明显的推动作用。另一方面,许多学者针对FDI对经济增长的渠道进行研究。贾彦宁(2019)选取2004—2016年的省际面板数据,利用引力模型构建非对称空间权重,并采用空间Durbin模型对外商直接投资(FDI)影响经济增长的影响效应进行参数估计,证实FDI的空间关联网络中的技术外溢和市场竞争效应对经济增长产生了正向影响。从上述研究来看,已有关于FDI、进出口贸易和经济增长的研究大多选取全国作为样本进行整体研究,部分学者考虑到了FDI、进出口贸易的空间差异并进行比较研究。鲜有针对辽宁省FDI、进出口贸易和经济增长的专门研究。辽宁省作为东北振兴的龙头省份,在实现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推进市场化经济体制改革和经济结构调整中将发挥不可磨灭的作用。本文将采取协整分析和格兰杰检验等法,针对辽宁省的FDI、进出口贸易与经济增长的关系进行研究。2变量和数据选取2.1变量选取本文选取辽宁省1983—2017年间共35年的辽宁省GDP、外商直接投资(FDI)、进口额以及出口额作为样本数据,数据来源于历年的《辽宁统计年鉴》。以GDP来衡量辽宁经济的增长水平,以FDI、出口商品总价值(EXPORT)、进口商品总价值(IMPORT)为被解释变量,探究FDI以及进出口贸易对辽宁省经济增长的影响。2.2变量的单位根检验由于使用时间序列数据,为避免出现“伪回归”现象,首先对选取数据的平稳性进行检验。笔者采用ADF单位根检验的方式对使用的数据进行检验。为在一定程度上消除异方差现象,本文选用GDP、FDI、IMPORT和EXPORT四组时间序列数据的对数形式进行ADF单位根检验,如表1所示。表1变量单位根检验结果序列ADF检验值P值结论LnGDP-1.7401890.4025非平稳DlnGDP-3.369621**0.0195平稳LnFDI-2.2588010.4434非平稳DlnFDI-4.980833***0.0017平稳LnEXPORT-0.5440700.8700非平稳DlnEXPORT-5.373859***0.0001平稳lnImport-2.5769390.2924非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