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城市化模式的选择——一种生态可持续发展的视角

作者:韦廷柒;潘保兴 刊名:广西社会科学 上传者:赵东家

【摘要】关于中国城市化模式的选择问题,现有观点多从我国的城市化水平、就业、规模效益等角度进行分析,但普遍忽视了城市化可持续发展的需要。城市可持续发展中最根本的制约因素是自然生态的限制,从自然生态可持续发展的视角看,我国城市化的发展战略应是在自然生态可持续的条件下,有选择地发展,而不是按照城市规模进行发展。

全文阅读

城市化问题已成为影响我国未来发展的重要因素。国家统计局编制出版的《2010年中国统计年鉴》提供的数据表明,从1978年到2009年我国的城市化率从17.9%上升到46.6%,我国城市化年均增长率为0.92%。按照目前的发展趋势推算,未来30年,我国城市人口比例将达到70%,城市人口将从目前的6亿多人上升到10亿人。快速发展的我国城市化将对我国的长远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正是基于这一考虑,城市化模式被认为是21世纪中国三大挑战之首。然而,在城市化的模式这一至关重要的问题上,目前社会尚未有一致的意见。因此,深入研究城市化模式选择问题,是当前理论界面临的重要课题。一、当前理论界关于我国城市化模式选择的主要观点据报道,在制定“十一五”规划和2020年远景目标时,有关学者在我国城市化模式的选择问题上意见不一,分别提出了重点发展中等城市、大城市和超大城市、小城镇等不同主张[1]。这一争论是学界关于这个问题分歧的再现。从20世纪80年代起,关于中国城市化发展模式,学界就有不同的主张。具体来说,在我国城市化模式选择问题上,学界主要有以下几种观点:第一,大城市中心论。该观点认为,中国的城市化应走大城市扩展为主的道路。依据在于优先发展大城市是世界的共同趋势;大城市规模效益高,能产生明显的聚集效应;城市病并不是大城市的必然产物。这一观点可参见李迎生《关于现阶段我国城市化模式的探讨》[2]、饶会林《试论城市规模效益》[3],等等。第二,中等城市中心论。持这种观点的学者认为,中等城市便于发挥大城市和小城镇两类城镇的优点,同时便于克服或避免两类城镇的缺点。我国中等城市正处于规模扩张阶段,具有较强的吸引力,可以成为区域经济中心,带动区域经济协调发展,成为吸纳农村人口、缓解大城市压力、推动工业化和区域繁荣的增长极。这一观点可参见刘纯彬《中国城市化要以建设中等城市为重点》[4]《中国农村城市化道路之我见》[5],等等。第三,小城镇中心论。该观点认为以农村城镇化为主加快城市化的策略适合我国国土面积广大、农村人口多且分布不均衡以及城市建设资金短缺等国情。小城镇建设费用低,入城门槛低,便于把城乡两个市场很好地连接起来,迅速地促进农村第二、第三产业的发展,便于农村劳动力的就地转移,能以较快的速度实现广大农民非农化,较快地进入低水平的城市化阶段。尤其是现有的城市数量、基础设施和政府财力都难以承受农民进城的冲击,发展小城镇能更好地满足农业剩余劳动力低成本转移的需要。这一观点可参见叶克林《论以小城镇为主体的中国城市化模式》[6]、徐更生《发展小城镇是我国实现农村现代化的捷径》[7]、李鑫生《论城市化的历史趋势》[8]、顾益康等《对乡镇企业小城镇道路的历史评判兼论中国农村城市化道路问题》[9],等等。第四,大、中、小城市并举论。持该观点的学者认为,不同等级的城市有着不同的功能。大城市是一定范围的政策、经济、文化中心,中等城市往往是区域分工体系的枢纽,小城市则配合大中城市的功能发挥,承接大中城市在区域经济中的辐射作用,因此,不能只发展某一类而忽略其他类城市的发展。中国经济发展不平衡,各地情况不同,因此,全国城市化不可能采取同一模式。这一观点可参见廖丹清《论我国城市化道路的选择》[10]、李梦白《社会学与我国城市发展问题》[11],等等。第五,郊区城市化论。持此种观点的学者认为,在中国存在着三种趋势的城市化,即集中的城市化、直接转变的城市化和分散的城市化,但是以分散的城市化即郊区城市化为主。郊区城市化有利于发挥城市的聚集和扩散效应,有利于产业的集群与升级,有利于城乡协调发展和避免农村病。这一观点可参见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