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民族地区公共文化服务创新

作者:周晓丽 刊名:云南行政学院学报 上传者:李松

【摘要】民族地区公共文化服务创新,不但是满足民族地区公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的重要方面,而且也是社会和谐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此,公共文化服务在理念上要遵循人本、公平、责任和效率的原则;在模式选择上要实行公共与市场相结合的机制;同时要扩大公众文化偏好的选择权,作为提高公众满意度的关键。

全文阅读

一、理念创新:民族地区公共文化服务和管理的先导首先,政府要以实现民族地区社会公众的文化权利和意愿作为公共文化服务和管理的出发点,以民族地区人民群众的满意作为公共文化服务的目标,使公共文化服务和管理真正做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把关注民生、反映民意、凝聚民心、符合民意,提供多样化的、丰富多彩的文化物品和服务当作政府公共文化服务和管理的重要内容。这就要求民族地区政府一是要与当地公众建立密切的沟通机制。通过政府与当地公众建立在信任基础上的沟通与回应,一方面让公众明白政府在公共文化方面所作的努力,另一方面也是政府了解公众对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现实需求,以便在供给方面,根据民族地区公众对公共文化的实际需求,有计划地建设县、乡级文化设施,真正做到乡乡都有文化站,村村农民有书看,让所有公民根据实际共享文化果实。二是必须建立政府与公众之间的信息反馈机制。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供给是否有效,质量是否优质,有赖于民众的评判。只有民众将公共文化产品的需求、供给和质量反馈给政府,使民族地方政府及时对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做出调整,才能使产品和服务达到人民满意。三是建立民族地区公共文化财政投入考评制度。民族地区公共文化财政投入考评是考核当地各个部门对财政资金的投入和使用效果,提高民族地方政府工作透明度的重要方面。通过专家咨询,中介机构的评价以及公众参与,真正使民族地区有限的资金用到急需之处。反之,如果公共文化服务不能以人为本和贴近大众,切实维护和保障公民文化权利和文化权益,公共文化服务就成为空中楼阁。[1]其次,公平理念。由于“自由民主制度的最基本承诺是对它的个体公民的自由与平等的承诺”,[2]并且“只有当个人遭受的侵权通过政府公平而可预期地得到矫正,个人才能在法律而不是在道德意义上享受权利”。[3]所以,任何国家或地区,如果没有公平,则该国家或地区就无法获得可持续发展,个人的权利也就无法真正得到有效保证。同时,由于发展进程的深化需要有效的法律和政策支持,如果发展的成果不能被广泛地分享,可持续发展同样只是梦想。公共文化服务由于其公共性,公平正义必然是其不变的价值取向,政府不能因为个人的地域、民族、出身、财产等不同而区别对待,因此,民族地区的社会公众应该享有与其他地方的公众同等的公共文化权利。坚持基本公共文化服务公平发展的方向,就必须打破文化在资源配置上的不均衡,缩小城乡文化资源配置的巨大差距和文化资源配置的阶层差异,实现全国各地的均衡发展,保证社会的高度和谐统一。[1]一是要加大财政投资的倾斜力度。分税制的实施,加强了中央政府的宏观调控能力。但是民族地区由于受地理位置、自然环境、生产方式的影响,政府提取资源的渠道有限,财政自给率相对于发达地区要低得多。政府在公共文化物品的供给方面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为了提高民族地区公共文化的发展速度,必须将民族地区的公共文化服务纳入中央和省级公共财政体系,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财政支撑能力。二是要确立普遍均等和惠及全面的公共文化服务理念。普遍均等是公共文化服务提供的过程和手段,而惠及全民则是公共文化服务提供所致力实现的目标。普遍均等要其全体公民平等获得最低限度的公共文化服务和公共文化服务平等对待每一个公民和向民族地区的所有公民开放,即政府提供的公共文化服务是一种普遍性服务,任何具备某种最低限度资格和条件的公民都有权利获得公共文化服务。再次,责任理念。责任不仅是民主政治时代的一种基本价值理念,也是公务员与生俱来的一种内在要求。根据责与权同在的原则,社会公众在让渡自己的权利给行政人员之时,也赋予了他们责任。要顺利开展民族地区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