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大综合”的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探索

作者:周菊芳; 刊名:江苏教育研究 上传者:姬蕾

【摘要】在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实施的过程中,以统整的方式来建构"大综合"课程。通过"同主题跨学科"的跟进式研究、"同主题跨学科"的协同式研究、"同主题跨年级"的递进式研究,形成多学科统整的模式。通过校内各部门的联动,让资源统整的效益最大化;通过校内外多部门联动,统整立体的课程空间。以"1+N"式导师制、"1+N"式教研组、"1+N"式校基合作的方式为"大综合"课程实施提供保障机制。

全文阅读

【人物速写】有人说,周菊芳走上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的研究领域,纯属偶然,幸运而已。其实偶然背后永远是必然的驱使。她与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有一种天生的契合。她善于发现问题。为什么孩子不认识校园里的植物?为什么今年校园里的桂花开得特别好?为什么一年级小朋友会在校园里迷路?为什么孩子们不爱看图书馆里的书?为什么我们认真组织的艺术节活动吸引不了孩子们的热情参与?……在她的生活里,永远充盈着无数个“为什么”。而问题正是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的开始和核心。“我们研究一下,肯定能做得更好”是她的口头禅。在学校老校区有一棵石榴树,每年十月,红艳艳的石榴馋坏了一群群孩子。有些孩子拒绝不了诱惑,就偷偷地摘。许多老师很生气,建议让“偷石榴”的孩子受到处罚,再安排值班人员“保护”石榴树。可是,菊芳却把这棵石榴树转化为课程资源,并与学校德育活动相结合,建构了系列的学生评价课程。于是,每年的十月,便是一批“金石榴娃娃、银石榴娃娃”骄傲地采摘石榴的丰收季。超越学科界限,以解决生活中的问题为核心,用主题的形式对课程资源进行整合,培养和发展学生解决问题的能力和探究的精神,这是综合实践活动课程与其他学科课程最大的区别。从生活到 工作,周菊芳老师具有驾驭这门课程所需的特有的素质与品质。或者说,她与这们课程有着与生俱来的缘分。即便如此,走综合实践课程的研究道路必然是艰难的。这门课程,到底是怎样的模样,很少有人完全说得清。周菊芳老师却有一份超然的勇气。她带着班级的孩子,从盛泽弄堂、盛泽的交通发展开始研究,到与生活紧密相关的神奇鸡蛋壳、围巾的花样系法,到与学校各类活动相整合的神奇的泡泡、二十四节气课程等。研究主题的变化,记录的是她对综合实践课程逐步认识的轨迹。作为一门新的课程,研究历程的开端必然是孤独的。对老师来说,专业发展首选的肯定是语文、数学等所谓的主要学科,综合实践课程似乎有些不太靠谱。周菊芳老师却用自己鲜活的课堂,以孩子们在研究中的成长,证明了这门学科的价值。因此,越来越多的教师心甘情愿地跟着她,而她也总是乐此不疲地手把手带着青年教师。逐渐地,她成为学校综合实践课程的“祖师爷”,区域课程研究的“领头兵”。常在想,如果她没有遇到综合实践课程,在专业道路上是否还能有所发展。我想,答案是肯定的。无论选择哪一个发展领域,不可或缺的,是自身对生活的热爱,对教育的执着。而这些特质,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2001年9月,第8次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正式启动,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第一次进入我的眼帘。从那时起,我成为一名综合实践课程教师。这十多年来,我摸着石头过河,边实践边学习,边实践边反思,对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的认识,也经历了从迷茫到模糊再到逐渐清晰的过程。一、“大综合”课程理念的形成一开始担任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指导老师时,我没有接受过什么专业的培训,全凭着自己的一腔热情就上岗了。我认为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应该以活动为主。于是,我带着学生尽可能多地进行各种校内、校外的实践活动,仿佛带着学生离开教室,就是“新课改”,就是真正的综合实践活动。于是,我带着学生走遍盛泽的大街小巷,尝遍各种美食,走进各种企业,我以为我在像孔子、苏格拉底一样,让学习在实践中真正发生了。学期结束,有的家长反馈说:感觉孩子天天在春游,感觉到了她的快乐,但我不知道她学到了什么。教导处给的反馈是:能活动起来,这非常好,但活动停留在“蜻蜓点水”阶段,缺少深度。尽管,得到的反馈不尽如人意,但我看到了学生活动中灿烂的笑脸。这让我相信,虽然我对综合实践活动课程还不够了解,组织的“活动”尽管丰富,缺少深度,但它的大方向是对的。慢慢地,我和吴江区综合实践中心组的骨干教师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