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语”的一面旗帜——序周清海先生《语言选择与语文教育》

作者:李宇明 刊名:华文教学与研究 上传者:马常友

【摘要】2019年8月9日;接到周清海先生电邮;希望我为他的著作《语言选择与语文教育》写序;并且很谦虚地说:“我这辈子做的很多事;都是得到您的支持;才能完成的;”为周先生的大著写序;我作为晚辈实在不够资格;但是先生说我“支持”他做了一些事情;倒使我回忆起与先生交往的一些片段;

全文阅读

2020年第 1期 No. 1 2020 华文教学与研究 TCSOL Studies 总第 77期 Sum No. 77 2019 年 8 月 9 日,接到周清海先生电邮, 希望我为他的著作《语言选择与语文教育》写 序,并且很谦虚地说:“我这辈子做的很多 事,都是得到您的支持,才能完成的。”为周 先生的大著写序,我作为晚辈实在不够资格, 但是先生说我“支持”他做了一些事情,倒使 我回忆起与先生交往的一些片段。 第一次与周先生见面是在香港。香港大学 是香港较早开展普通话培训测试的。2002年 5 月,港大与国家语委普通话培训测试中心第三 次续签合作协议,并举办“普通话教育的发展 与推广国际研讨会”,我应邀出席了续签仪式 和研讨会。周先生也出席了会议并做报告:根 据新加坡语言规划的经验,香港应处理好与英 语、粤方言与普通话的关系;就香港推广普通 话来说,普及比提高更重要。这个报告我记忆 犹新,对香港今天的语言规划仍有借鉴意义。 不过,我仿佛也不能确定这就是第一次见 面,因为周先生是我的导师邢福义先生的挚 友,我很早就从邢先生那里了解到周先生的为 人为学,也拜读过周先生的文章。也许此前已 经见过面。周先生就是这样的一位长者,第一 次见他,仿佛早就认识似的,没有生疏感, “即之也温”;见一面就熟识起来,不能忘记, 仿佛是老朋友。 2002 年 11 月 27-30 日,我去新加坡参加 “第二届肯特岗国际汉语语言学圆桌会议” (The Second Kent Ridge International Roundtable Conference on Chinese Linguistics)。会议由中文 与东方语言信息处理学会主办,我提交的论文 是《搭建中华全字符集大平台》。在会议的欢 迎晚宴上,见到了周清海先生。周先生的晚宴 致辞,讲要开展全球华语的研究,要编写全球 华语的词典,也要做语法研究。周先生致辞临 结束时说,这个工作需要中国领头做起来,并 且还点了我的名。周先生的观点我是知道的, 因为 2002年 6月,在庆祝《中国语文》创刊 50 周年的南昌大学会议上,周先生就发表过这一 观点,引起许多学者的关注。当时国家语委也 在考虑海外华语问题,酝酿成立海外华语的研 究机构,以便了解海外华语状况,促进海外的 华语教育。周先生讲完话,大家也要我致辞。 我手端红酒,热切回应了周先生的提议。这便 是后来“传说”的“红酒一诺”:不要轻易 “喝红酒”,喝了红酒就得干好几年活儿。的确 因那晚宴上的一声承诺,就有了《全球华语词 典》《全球华语大词典》的 14年的编纂故事。 新加坡之行,收获颇丰。除了会议和“红 酒一诺”,我还接受了新加坡“新传媒电台” 记者张燕萍女士的采访,还与陆俭明先生一起 到访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企业管理学院,并作了 《中国的语言教育》的学术演讲。回到北京, 即同陆俭明先生一起与商务印书馆周洪波先生 商议华语大词典编纂事宜,得到积极响应。 2002年 12月 30日,伴着新年的喜庆在商务印 书馆召开了编纂座谈会,参会的有周洪波、 “大华语”的一面旗帜 ——序周清海先生《语言选择与语文教育》 李宇明 (北京语言大学,北京 100083) [中图分类号]H1-01; H1-0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4-8174(2020) 01-0001-04 [收稿日期]2019-11-01 [作者简介]李宇明(1955-),男,河南泌阳人,北京语言大学教授,语言资源高精尖创新中心主任, 主要研究方向为语法学、语言学理论、儿童语言学、语言规划等。电子邮箱:l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