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忌

作者:曹军庆 刊名:天涯 上传者:常新军

【摘要】"我们开的这个会是叫分享会呢还是自救会呢或者就叫团体救助会呢?叫个什么名字好呢?我以前没参加过这种会;但是听说过这种类型的活动;很多有相同遭遇的人躲在很隐蔽的地方开这种会;当然都是些很倒霉的人;倒霉的人有各种各样的倒霉;比如酗酒者自杀者失独者;听说还有子女被拐卖的父母;这一些各个类别的人经常聚在一起;分类聚;不是有微信群吗?召集也方便;遭遇相同的人群一起倾诉;打探消息;抱团取暖;

全文阅读

I^lrontiers I 113 猜忌 曹军庆 “我们开的这个会是叫分享会呢还是自 救会呢或者就叫团体救助会呢?叫个什么名 字好呢?我以前没参加过这种会,但是听说过 这种类型的活动。很多有相同遭遇的人躲在 很隐蔽的地方开这种会,当然都是些很倒霉 的人,倒霉的人有各种各样的倒霉。比如酗酒 者自杀者失独者,听说还有子女被拐卖的父 母,这一些各个类别的人经常聚在一起。分类 聚。不是有微信群吗?召集也方便,遭遇相同 的人群一起倾诉,打探消息,抱团取暖。他们 有自己的堡垒,外人进去不了。自救也好互助 也好,无非就是把自个的苦水全吐出来。说自 个的事是吧,说了也没人歧视你,没人取笑 你。都是一样的人呗。所以不担心没人听你 说 ,听你说完,还会有人给你出主意。出的主 意管不管用不要紧,要紧的是还有人愿意出 主意。我们现在开的就是这种会吗?”说话的 人就站在屋子中间,他歪着脑袋。 戒毒所副所长郭丙坤也在座,这时郭所 长插嘴说:“我们叫学习会,分组学习会。全组 十个人学习讨论,大家轮流说。今天16号,昨 天不是会见日吗?大家应该都和家人见过面 了吧,也消化消化。把你们的事情当着大伙的 面说出来,全说出来。我想能说出来也是勇 气,说不定也能起到治疗的效果:” “那好,我先说吧。”站着的那个人说,他 瘦高,两只肩头像驼峰那样耸着,“我叫宋军 民,今年四十一岁。郭所长刚才说我们组有十 个人,大家是同一个宿舍的室友,都是戒毒 者,从前是吸毒者。我们十个人加上郭所长再 加上做会议记录的刘警官,这屋子里现在一 共有十二个人。你们十一个人听我一个人说, 为什么要听我说?” “这个人很啰嗦。”廖得志说。 “不得要领,”范光明说,“他在扯野棉花, 野棉花有什么好扯的。” 郭所长双手往下压了压:“大家安静,等 会儿你讲话人家也这么吵闹你还怎么讲?” “我想知道你们都是心理医生吗? ”宋军 民说,“如果你们不是心理医生,这件事我讲 出来你们会听不明白的。即使是我自己也一 样听不明内。可我还是要讲出来。不是每个人 都要讲吗?照郭所长的架势来看,不讲出来还 过不了关。” 刘警官在会议记录本上写道:“郭所长不 置可否地微笑着。” “我讲什么?那时候我就是觉得有人要害 我,成天啊,没日没夜地害怕。不知道危险在 哪里,就是觉得危险:危险无处不在肯定有 人要害我。加害我的人是谁又不知道,要知道 是谁还好防范一些,还能有个目标。可是不知 道:具体要害我什么— 还有具体怎么害我 也都不知道只知道我将要被迫害,边害的内 容和招术却又不明所以。都在计划当中,还在 谋划这就更麻烦了,不知道危险从何处来, 更不知道哪个人是我的敌人和对手。因为不 知道敌人是谁,意味着很可能任意的某个人 都是敌人,随便谁都是。他们为什么要害我, 这种事不会无缘无故。我找不到理由。他们整 装待发,他们有备而来。他们笑嘻嘻地躲在暗 处,时刻盯着我,等着我犯错。哪怕我只是犯 下一点点过错,哪怕只有一点点缝隙,他们就 会有机可乘。那个人或是那些人不会放过我。 他们精明强干、训练有素,有很多手段。有说 不出口的特别下三烂的手段,也有说得出口 的— 因此很高级一 -特别公平正义的手 段。我早就被盯上了,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实 吗?我是一条鱼,周边水域里全漂着鱼钩,只 要我张开嘴准会咬上一条或几条鱼钩,被他 们欢天喜地地钓上去。我现在不是鱼,我走在 陆地上,空气里也满满地漂浮着挂着饵料的 钓钩=我只要一呼吸就会把钓钩吞进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